更新缓慢,随时更正

审神者 Lv.122
今天也是瑟瑟发抖面壁社恐不想毕业的一天

+

【日常】秋阳

外面秋阳正好,屋里的审神者眯着眼睛趴在桌子上,面对厚厚的公文完全提不起劲。


有水杯轻轻搁在桌面上的声音,审神者抬了抬下巴,看到金发的近侍正在翻找被自己悄悄藏起来的披风。


许是瞥见了审神者的窃笑,山姥切国广大步走来蹲在了桌子对面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
“交出来”


“不!”


“交出来和出门,你选一个”


“……算你狠”审神者无奈地从自己的坐垫下扯出一个叠得整整齐齐的方块。


没想到他披上了被单后隔着桌子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,很是轻巧地把审神者拎了起来。


“不要……”审神者的哀嚎回荡在狭小幽暗的楼道里,楼下轻伤手入室穿来一声憋不住的嗤笑。


“鹤丸你下个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一句

秋色如火,不及你回头看我。

+

手刃

预警:是一个被被手刃婶婶的脑洞,能接受者请继续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离最后的时间还有几分钟,山姥切国广扶着刀柄,不带一丝色彩的瞳孔冷淡地望着被蒙了眼睛跪在地上的审神者。


小小的女性身躯被宽大的衣物包裹住,看似轻巧却能让人不得动弹分毫,留给她的自由只有雪白的衣领和一段因低垂着头而露出的脖颈,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如同一座雪白的雕塑。


抬头望了望上面围栏处围观的几个人,被白布遮住的嘴角扯出一丝轻蔑的笑。人就是这样,对于被判定为「错」的东西总是一边远离一边还要站在高处看着它消失,仿佛它最后的悲鸣能给他们刺激和证实,让他们在这样的高高在上中感受到自己作为「对」的优越和骄傲。


反正都和...

+

【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】求饶

呲——


新鲜的虾滑入油锅,在高温的作用下瞬间变红,浮起,翻滚,再稍加处理就可以出锅了。


刚刚炸好的虾外壳透亮,仔细看的话有的虾须和虾尾上还残留着不停冒出的泡泡——是还未冷下来的油在孜孜不倦地发挥着自己最后的热度,把附着在上面的蛋白质变得更加焦脆。


这么一盘还带着温度的虾端上来,理所应当地点燃了整个饭厅。


“哇——”


“喔——”


围裙还没来得及摘掉的光忠笑着在惊叹声中辗转腾挪,很是潇洒地将盘子放到了双眼放光的审神者面前。


“光忠特制炸虾~到达~”


迫不及待地夹起顶上一个最大的虾,审神者上去就要咬一口——突然,她意识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。


看着...

+

五虎退 Lv.99 晴天


晚上和主人一起在本丸散步。

秋天到了,晚上开始变得凉快了。

今天晚上的月亮很亮,主人看见了很开心,我也觉得很开心。

凉凉的风吹在脸上很舒服,不过最让我开心的还是能和主人一起。

主人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,但是会很认真的听我和她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看见主人的笑,我也觉得很高兴。

走了大概一个小时,主人见天气有点冷了,就让我和她一起进了屋。分别的时候主人还摸了摸我的头,说我是个温柔的孩子。

最喜欢被主人摸头了。很舒服呀(∩_∩)

希望明天也能和主人一起散步。

+

【药研藤四郎×女审神者】答案

白芷至今都还记得,在那间小小的等候室里,前辈是如何眼底流露出无奈和爱怜,看着下面一群如花的少女。


“你们啊,要记住。”前辈的声音低沉却极有分辨度,在充斥了少女们兴奋而尖利的嗓音的空间里,沉重地如同一只深深嵌入海底的锚。


“即使日后和那些付丧神们有了多么亲密的羁绊,也要记住。”前辈薄薄的嘴唇有些干裂,似是不愿吐出下面的词句。


“无论怎样,他们仍旧是刀,而刀,都是有刃的斩杀之物,是会伤人的。”


“我可是他们的主人啊”有人在下面笑了出来。


“我的一个前辈还和她的刀剑结婚生子了呢,两个人可好了。”


“就是就是,我也有听说”


“那,您说那个‘绝对不会伤害主人’的...

+

【日常】靠近

正是晚饭时间,审神者在自己的门口遇到了来送晚饭的近侍。

“今天看起来做得很丰富嘛。”审神者打开门让近侍进来,一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评论着。

“嗯。远征队伍在当地抓了几篮子太刀鱼,顺便就加了菜。”披着被单的近侍答应着,顺手撩起下摆坐了下来。

“……”刚要对着鱼肚子下手的筷子一愣,“你……不去大广间和他们一块吃?”

“不了,我以后陪你一起吃饭。他们一起就够热闹了,也不差我一个。”近侍的一缕头发随着说话的动作一晃一晃的,审神者不禁端详起他的脸。

“……虽说我早就放下了,你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,我也是会不自在的。”他说着把兜帽又拉了起来遮住了大半张脸,用筷子轻轻敲了下审神者的头,“吃饭。...

+

山姥切长义 Lv.76 多云转雨

……

……

可……(早就说了不能再说脏话了)

可还是好生气啊啊啊!

主人没看清远征地点的说明就让我带了队伍出去,结果,从来都是给别人评定「不可」的我当了队长也收到了狐之助评定的「远征失败」。

真是有损形象啊。

虽然事后主人好好地和我说明了原因并承认了自己的失职,可失败就是失败,这点永远都会有的。

……

伪物君还安慰我说他带队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,后来也就过去了。

他倒是看得开。

最近突然降温了,一个二个却都不知道注意保暖,真是的,都随了主人的随性了吗?

+

故情

阳光有点刺眼。

我抬手挡了下,往右挪到了廊柱的阴影里,看着院子里那个还不及半人高的孩子。

显现尚浅的他甚至还没有真正定型的面孔,却已经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,整天跑来跟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内容却无非是各种“为什么花是这样的”,“为什么你有一块披风我没有”之类的问题,幼稚之余又有些好笑。

这不,今天又披了块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布,在院子里像是炫耀般来回跑着,听着布被风抖动的声音咯咯地笑起来,还招呼我快看。

真是个精力旺盛的孩子,我不由得哂笑。自己明明没有比他大多少,怎么现在说话像个老头子似的。

太阳比刚才更热了。虽然身为灵体的我们并没有什么感觉,我还是朝着还在满院跑的孩子招了招手。

“坐这...

+

山姥切国广 Lv.60

这几天到处都开满了桂花。

深的浅的,月桂金桂橘桂,密密麻麻,星星点点。

但最为无孔不入的还是桂花的香味儿。

灌进来的风里浮动着一丝儿一丝儿的桂花香,突然觉得,原来呼吸也是件如此给人以快感和幸福的事情。

+

【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】归途

@不语 婶婶的小甜饼

长义真好吃(ฅ>ω<*ฅ)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算算时节已近深秋,没有了酷夏的燥热,连出阵的归途都变得轻松而愉快起来。


几位欢腾的短刀大呼小叫着走在前面,负责带队的山姥切长义和迎接的审神者倒是落在了队尾。


审神者看着身前半步规规矩矩地迈着步子的长义,和他随着节奏极为规律地摆动着的手,小心思突然就上来了。


多跨了一步,审神者悄悄伸出一根手指,瘙痒似的挠了一下长义的手心。


闹完还警戒般看了眼前面——几个人大呼小叫追着一只罕见的蓝色蝴蝶,没人注意到后面。


审神者小小松了口气。但身边这个人也没有反应,这就让人很不开心了。


再...

+

【日常】睡颜


被被难得的当着她的面睡着了。

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挪着身体,生怕惊动了山姥切国广平稳悠长的呼吸。

一寸寸的,审神者的手只差一厘米,就能摸到他盖着头的被单的边缘。

哇……真的干起来怎么会这么紧张啊……

审神者心如乱麻,忐忑不安,惊喜交加又带着偷偷摸摸的刺激和兴奋感,指尖跨越了最后一厘米的空间禁制。

布的手感真好。

审神者的感叹真有些不合时宜。明明眼下就有比布的手感更为诱惑的东西。

他的真容近在咫尺。

垂下的被单遮住了大半的柔软而耀眼的金发,闭上了眼的他整张脸的线条都柔和起来,安稳纯净如同孩子。露出的下巴勾勒出优美的曲线,一直延伸到被遮住的发梢和被单深处,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。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情话

「你笑起来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是奇迹」

「你失落时,那道剪影是如此印象深刻」

「你默默哭泣时,我希望我能了解每滴眼泪的意义」

「你听到好笑的东西时,拉着帽檐却挡不住笑着抖动的肩膀」

「你看到我出现的时候,眼睛里满满都是欣喜」

「你低着头走路」

「你打哈欠时眼角渗出泪花」

「你皱着眉头低声嗔怪」

「你坐在那安静的睡颜」

「你的周围像是有着萤火虫般闪耀的光」

「我的你」

「我喜爱的你」

——————

写在后面:

这是身为审神者所能表达出的最为完整的真心,也是唯一的不能真正表达出的真心。

作为审神者的她,只会把这些情话放在心里,记在脑子里,融进骨血里,带进坟墓里。

虽然...

+

【堀川国广×女审神者】恋心



是给 @未逢星音 的故事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早就过了晚饭时间,本丸的厨房里却依旧有一角亮着灯。


高大的打刀随意挽起有些碍事的长发,撸起袖子,叉着手看着灶台边有条不紊地做着点心的搭档。


许是门边注视的视线太过执着,和泉守不好再一直干站着,挽了袖子就要帮堀川国广打下手。


“啊啊!兼さん!那个不要动!”


刚要拿起盘子的和泉守顿了一下,这才分出神看到举着的盘子里的东西。是一个个摞得很整齐,只差最后包上一边的海苔就大功告成的饭团,他却慌乱中差点要连盘子一起当垃圾倒掉。


“……咳,我,我只是想看看,看看……”即使他才是那个被拜托了做点心却理所当然地喊了堀川来帮忙的人,此...

+

【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】情书

是给 @不语 婶婶的长义糖~

祝大家食用愉快(ฅ>ω<*ฅ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厚厚的文件一寸一寸地向对面挪动,审神者紧张地攥着笔,看着对面的监察官先生顺手拿起眼前的公文。

冗长的报告文书一页一页地翻动着,对面的审神者目不转睛,手里的笔早就停了动静,专心致志地看着他拿着红笔批改。

一页,两页,三页……

审神者悄悄数着页数,低垂的眼角里闪着藏不住的欢喜。

对面银发打刀翻页的手突然停住了。他看到了一张印着淡蓝色花纹的诗笺。

「监察官先生,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知道吗」

试图风雅地用五七五的俳句表达自己的情感,却连基本的形式都没做好。笔力不足的毛笔字歪歪扭扭,像一条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蜜糖

应该是刚从出阵地回来,山姥切国广整个人透出一股掩饰不住的疲惫。

夜间作战对打刀而言无利无弊,却也极大地消耗着体力和注意力。金发的打刀低着头慢慢走着,眉头紧皱,一只手攥着刀鞘,另一只手不住地按压着太阳穴。

就在抬头打着哈欠的瞬间,山姥切国广按着太阳穴的手放了下来。眼角眉梢都流露出安心的温暖,黯淡无光的眼睛也在看到来人后亮了起来,令人想起初夏透着阳光的新叶。

是审神者。听说他回来的消息,不顾甩掉身后紧跟的近侍,小跑着走过来。

两个人目不斜视地迎面前行。

在交错的一瞬间,山姥切国广歪头,在审神者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个吻。

像是得了蜜糖的孩子,打刀的金发一翘一翘地迎着风飞舞,雀跃的心情连空气...

+

【深夜电台】

(音乐渐弱)

乱藤四郎:大家好~我是主播,大家可爱的乱藤四郎!今晚我们的特约嘉宾是,来自玉城本丸的鹤丸国永先生!欢迎!

鹤丸国永:哟,我这样突然出现,有吓到你们吗?哈哈,我就是今晚的特约嘉宾啦~虽然第一次来,但希望今天晚上能听到有趣的事情!

乱藤四郎:上周节目结束后,很多听众给我们发来了各种各样的留言和评论,还有一位刀剑男士给我们寄来了一封匿名邮件,请我们在本期节目时播出。

鹤丸国永:哦!让我们打开看看,他会给我们怎样的的惊喜吧!

乱藤四郎:题目是……「我家主人总觉得我在和她抢对象,怎么办?」

鹤丸国永:这题目真是直截了当到吓到我了。

乱藤四郎:是啊……我们继续念下去吧。

「主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夏日祭「续」

【表】

一步一步,他背着她走得很稳。

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的审神者背起来却是意外的轻,山姥切国广不费什么力气就走得很快。

一路上不时看到各色打扮精致的审神者和陪同的刀剑男士。他们都穿着相得益彰的服装,踩着木屐拿着精致的团扇翩翩走过,有的审神者还有心地和身边的人佩了相同的扇子,街道上处处洋溢着甜蜜的笑。

相比之下,穿着内番服的他和背着的审神者简直就像是两个土包子一般,有些好笑。

不时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又离开,不少人擦身而过后还用扇子遮掩着半张脸和身边的人小声讨论着,回头打量下这两个有些奇怪的人。

背上的人突然扭了扭身子。

“要不你放我下来吧?”审神者的声音轻轻地在耳边响起,淡淡的草木...

+

【日常】雷雨

“轰隆”

一个惊雷把本就浅眠的审神者彻底吓醒。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,迷迷糊糊的审神者这才意识到,刚才好像是打雷了。

又是“轰隆”一声,审神者打了个激灵,二话不说锁死了房间的门。

伴随每一次雷声响起,本丸的天空就会出现一层异样的波动。正在整理房间的歌仙兼定感觉到了不对劲,放下手中的东西,起身向山姥切国广的房间走去。

刚刚修行回来的山姥切国广起的很早,干净的房间里早就没有了人影。看着撤去了厚重窗帘的房间,歌仙兼定不禁一阵唏嘘。“真是成长了啊……”

既没有内番,今天也铁定不会安排出阵,外面还下着雨,本丸还是这种戒备状态,他能去哪?歌仙兼定心里没底,继续在本丸寻找着。

审神者门外,山姥切国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向日葵

——————

从远征地带回几朵盛开的向日葵;

从出阵地得到几颗小小的花种;

从各种书籍里了解种植的方式;

从大家的手里接过“好好照看”的期许……

终于在今年秋天,后山的向日葵田盛大地开放了。

早上还是晴空万里,下午不知哪里飘来一朵浓稠的乌云,沉重的步伐像是再也承受不住体内的重量,停在本丸上空砸下了一片雨幕。

好在不久,恢复了的云朵乘着风轻快地飘走了,本丸又恢复了晴朗透亮的天空。

看着远处飞快掠过的阴影,坐在廊下发呆的山姥切国广突然想起了什么,猛地站起身来,带起一地的灰尘。

正是向日葵开的最盛的时候,硕大的花盘浸透了雨水,沉甸甸地弯着。山姥切国广不顾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和被单,伸...

+

感谢 @🌙☀ 带来那么可爱的被被cos!
花田里的被被真是太可爱了~

原图美颜请走下面链接,真人版更棒噢!
http://charlieinoni.lofter.com/post/5e45f_1c68c81b7

+

山姥切国广  Lv.31

被长义拉着给他拍照片。他真的相信我的技术吗……
傍晚下了一阵骤雨,希望后山的花田好好的。
最近都没什么胃口,可能是是因为连续的阴雨天吧。不过今天倒是个好天气。

+

【日常】仓鼠

正是一天中最懒散的时候。


刚起来的山姥切国广慢吞吞地叠着被子,看着投在纸门上的斑驳光影发呆。


“哈——”


打了个哈欠站起来,山姥切国广无意间瞟到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在反光。


“啊!”看清了的山姥切国广立刻清醒了,抓起被单披上揣着东西就离开了房间。


书房。


刚从现世回来的审神者趴在桌子上,看着小笼子里的仓鼠在轮子里欢快地跑着。


“哈——”抹一把眼角渗出的泪花,审神者看了眼时间。


“啊……都这个点了。”审神者站起身,从身后的柜子里拿了一袋吃的。


“我我我把昨天的近侍报告落在屋里现在才想起来要交……给你……”一口气横穿了半个本丸跑到审神者门口的山姥切...

+

【山姥切国广×女审神者】夏日祭

“去看烟花吗?”

刚穿好新买的浴衣的审神者突然一怔。本来还想先给他一个惊喜的,没想到他却自己跑过来了……不对……他手里拎着的是什么?!

“木屐啊。穿浴衣当然要配木屐才好看。你不知道?”门口也想给个惊喜的山姥切国广有些惊讶,把手里的木屐放在了门口。

“……”审神者突然觉得有点无从下脚。看着门口一双红色的高高的木屐,再看旁边那双她准备出门的凉拖,再看到蹲在凉拖和木屐之间的山姥切国广,审神者咬了咬牙,把脚伸进了木屐里。

不就是个高点儿的凉拖吗,我穿!

可惜义无反顾的精神并没有感动木屐,审神者刚把两只脚踩进去迈开右脚,就一个趔趄向后摔去——

幸好山姥切国广眼疾手快扶住了审神者,惊魂未定的审...

+

【山姥切长义×女审神者】醉酒

躺在熟悉的被窝里,看着熟悉的天花板,听着熟悉的声音,喝着熟悉的茶水,审神者突然觉得,一切都好陌生。盯着杯底的茶渍看了一会儿,审神者突然睁大了眼睛,抓起刚喝空的玻璃杯朝门口砸过去。


门口的人轻巧地把从背后飞来的愤怒玻璃杯一把抓住,放在了门口轻飘飘地离开了。


审神者头都要炸了,却只能用了全身的力气朝门口小声地喊了一句。


“可恶……山姥切长义你还我初吻!


————


看看快到时间了,审神者起身准备去迎接远征部队。快步穿过走廊时,远远就看见大般若长光正自斟自饮。银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,空气中萦绕着酒的香气,美男配美酒的场面让审神者不禁放慢了脚步。


也许是有些醉了,大...

+

山姥切国广 Lv.31
要下很——久的雨啊。

婶:大家都要在心里装着小太阳,这样才能在阴雨天里充满活力哦~

+

一期一振 Lv.99 晴
听到新显现的会是粟田口家的一员,我自告奋勇担任了今日的锻刀任务。不负众望,第十四次锻刀就显现了这名新伙伴。
这个叫白山吉光的刃,真是很受欢迎。当天安排了我和他的内番时,就有很多刃来帮忙,告诉他该怎么拔出杂草,怎么收取甜瓜和番茄。虽然他并没说出来,但看他的表情,像是对刚收获的甜瓜很感兴趣。我就拜托歌仙按照主人给的食谱做了以甜瓜为原料的甜点。吃的真是很开心呢。
希望这个新成员未来在战场上有更出色的表现,当然,平平安安回来才是第一位的。

+

山姥切国广 Lv.28

今天的风格外的大。
用主人给的日记本写的第一篇,画了一张图,以表纪念。
新换的向日葵的秋季布置,很好看。

+

山姥切国广·极 Lv.39

今天学会了拍照技术。

+

© 小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